联系我们

嘉兴市佳海路53号

电话:86 0769 81773832
手机:18029188890
联系人:李芳 女士

公司新闻

> kok在线体育平台ios >

正在主播实名举报后DOTA玩家究竟能对“菠菜”说不了

日期:2011-5-10 9:37:39 人气: 时间:2023-03-27 00:0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谈到《DOTA2》,大家总是会提到它全球奖金最高的职业赛事,和“钱”属性挂钩让许多圈外的玩家对它也不会陌生。

  但在TI赛事奖金一年比一年高的光鲜背后,啊不对,今天要和大家聊聊的菠菜网站们(博彩的谐音),其实早就已经站到《DOTA2》的台前并猖獗很久了。

  主播“郑翔Zard-”是第一个忍不住的人,2月16日,他在微博实名举报完美世界纵容赌博网站在《DOTA2》中随意宣传,首页天梯局一大半都是赌博网站ID,搞得整个游戏一片乌烟瘴气,作为运营方的完美世界难逃其咎,并@了工信微报,国家网信办和共青团中央。

  Zard这个人如何具有争议,今天就不展开细聊了,至少他这次干了一件所有刀圈玩家乃至圈外玩家都认可的好事儿。

  这些挂着赌博网站名号,常常出没在《DOTA2》首页甚至是比赛场上的广告哥,可以说是“一件人事儿不干”的代表典型,他们往往会在天梯赛中狙击知名的职业选手或主播,通过蹭流量的方式提升自己的菠菜网站曝光;

  也常常在菠菜网站上实时开盘,引导玩家加入赌局,还会为了操盘获利而在比赛中故意演戏;

  你也别以为这些广告哥只是破坏大主播的游戏体验,和钓意志不够坚定的赌狗上钩,如果你在自己的天梯赛中遇到过这帮人,而他们因为没有成功狙击到主播或职业选手,为了快速结束游戏而开始挂机和送人头时,也肯定会心态大崩了。

  这在DOTA2中甚至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成熟的产业,狙击一些大主播和职业选手甚至都能明码标价,也正是因为这些广告哥,《DOTA2》从头部主播到普通玩家的整体环境都被祸害了一个遍。

  可能是因为这次实名举报被顶上了热搜,许多圈外的玩家也关注起这一事件的后续,就算在大年初五,国家网信办也正在展开“净网2021行动”,完美世界也在2个多小时候就发布了《关于部分涉嫌天梯广告账号封禁公告》。

  到了晚上8点封禁名单也来了,好家伙,我一数可足足有9个人被封号了12个月呢,这敢情是哪个玩家在一局比赛里的对手队友全是广告哥,一时气不过来找官方举报的处理结果吧。

  从处理公告下面玩家好一顿阴阳怪气来看,大家对于这样的结果依然存在不少怨气。说句不好听的,但凡官方随便找个会开关重启电脑的小白实习生,专门让他盯梢《DOTA2》首页对局,也不至于让“9个YYF(以著名选手YYF作为名称的菠菜网站)和1个吃(YYF游戏中的昵称)”成为《DOTA2》玩家圈子里的名梗。

  而隔壁的腾讯游戏安全中心,在《DOTA2》封号公告发布的2个小时之后,还非常揶揄的发了一篇公告表明自己在近期封了8万余个《英雄联盟》账号,而且每个账号都是10年起近乎永封的公告,暗示了一波玩家量级上的差距,也成功带起了《DOTA2》玩家之间的节奏。

  当然,在腾讯游戏安全中心的那篇公告下,玩家们吵得就是各种被误封中枪的问题了(笑)。

  其实在完美世界的公告中,我们也能看到这样的潜台词:《DOTA2》广告哥的猖獗的锅,起码得甩一半给海那边的总部V社。

  因为电子竞技并未纳入传统体育彩票的业务范围,所以这些菠菜行为在中国都是违法的,能在《刑法》里找到明确的定义、违法界限和处罚的那种。

  在“罗老师法律小课堂”上,也聊到了如果明明知道是赌博网站,而为其提供服务或者帮助的(比如投放广告),完全可以被定性为开设赌场罪的共同犯罪。

  这些博彩网站的注册地多为境外,在亚洲,大量的网络赌博公司和服务器都设在菲律宾,菲律宾政府也曾发出不少网络博彩的合法运营牌照,想要举证和抓捕这些广告哥以及它们背后的菠菜网站,存在法律和技术上的双重难题。

  而菠菜网站们也是利用这个漏洞,渗透进了《DOTA2》的角角落落,最终让《DOTA2》玩家忍无可忍,才引爆了这次大主播的实名举报事件。

  更大的问题是连职业战队也参与了菠菜,V社本身对于这种菠菜和广告行为极高的容忍度。

  让人觉得有些玩味的是,在2018年TI8即将开赛之际,V社还和各支职业战队进行过沟通禁止菠菜网站的赞助,并且在当时就颁布了规定:“职业选手、战队经理和工作人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参与博彩竞猜,不得与投注额高者联系,不得向他人传递会影响他们投注目标的消息”。

  在2020年,TI4冠军,TI5亚军战队NEWBEE的队员还因为打假赛和菠菜,受到被官方禁止参加所有赛事的处罚。

  但在这些规定的后续实施上,成效却微乎其微,2020年,国内DOTA2战队VG电子竞技俱乐部宣布某菠菜网站成为其冠名赞助商之一,现在NEWBEE其主赞助商依然是某知名菠菜网站。

  那么官方不管事,俱乐部可以不用在意社会影响随便搞,V社和俱乐部在《DOTA2》的赛事中到底是什么关系?

  TI的奖金确实越来越高,但《DOTA2》的俱乐部想要盈利的途径很少,除了每年根本没几支战队可以拿到的巨额奖金,也只剩下接受菠菜网站赞助,或者铤而走险去打假赛了。

  主要因为V社根本无心经营职业赛事的生态,或者我也可以引用一句V社曾经的一句名言:“俱乐部能为DOTA2做什么?”,官方觉得《DOTA2》的相关赛事不需要俱乐部来插足。

  TI3:玩家Loda自发组成的队伍NTH打了一整年,最后改名alliance,自己主导成立了俱乐部并成功夺冠,只不过后来俱乐部越运营越差,战队也渐渐边缘化。

  TI4:5个中国老玩家自己组队,获得newbee赞助,但当时话语权依然在玩家手中,同样也夺冠,后面成为了豪门之后,反而战绩不佳,队员还因为打假赛被禁赛。

  TI6:无需多言,最出圈的护国神翼wings,最终也因为种种原因分崩离析。

  TI7:kuroky主导组建的队伍,liquid出资赞助,德张话语权最大,夺冠。现在和俱乐部闹崩了,从liquid里独立出来了。

  TI8和TI9:老玩家notail自己组建的队伍OG和俱乐部,最终夺冠。

  也难怪V社官方看不起俱乐部了,在TI系列的国际赛中,俱乐部往往承担着砸钱拆散冠军队伍,但又没办法再创造神话的坏人人设,TI赛事的冠军魔咒也并不只是玄学那么简单。

  但反过来也可以这样说,正是因为V社举办DOTA2的世界比赛,但却不上心运营,拿走了每年本子营收的大头,最终导致那些未夺冠的战队,不得不面对着喝不上汤也没有官方牵线找赞助的困境。

  而这也形成了一个逻辑闭环,V社觉得俱乐部的商业运作对于玩家参与赛事无益,TI应该是一场属于玩家自己的狂欢;

  俱乐部则认为自己能向比赛稳定输送高水平的电竞选手,是电子竞技生态中必不可少的一环,V社的无作为反而是对选手对观众对玩家的不负责。

  这让现在的《DOTA2》就像是一个有职业赛事,却和电竞体育无关的游戏。这个平均在线人数持续走低,但玩家粘性极高,绝对算不上dead game的《DOTA2》,才会接不到主流的商单,才会成为菠菜网站横生的温床,许多电竞俱乐部为了存续,也只能选择低头。

  而站在玩家的角度上看,在这个闭环中,V社和俱乐部双方的动机和行为都没办法用善恶的二元对立来简单解释。

  就算《DOTA2》真的凉了,V社完全可以继续数他们的3,反正年年创新高的TI冠军奖池,已经让他们赚的彭满钵满,俱乐部也大可以拍拍走人,继续投身他们的下一个电竞项目,最吃亏的依然是基数最大,但常常没有话语权的玩家,导致很多人只能选择用脚投票。

  不过,据我观察这两天游戏中的首页局和主播直播,几个比较猖獗的广告哥被封禁后,首页的菠菜广告问题确实缓解了不少,当然,也有可能是广告哥们都潜伏起来等待“复出”时机罢了。